www.yzc88.com 亚洲城ca88唯一备用 大长今: 大长今(73)

大长今: 大长今(73)

姮娥(9)

内医女(3)

阴谋(3)

  “这个位置绝对无法保障我们家的贵族地位,但它能够为我们带来比贵族更多的财富。既然不能拥有权力,就只好努力拥有金钱!然后再以金钱去买权力,你懂吗?”

  “等等,淑媛崔氏……”

  “嬷嬷,请您给我点儿时间,我会问出来的。”

  “如果非这样不可,那也可以雇人去做,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亲自去做呢?”

  长今望着淑媛一动不动的背影。从这个方向看不见她的脸,但那黑缎子般的头发和纤细的肩膀,却是如此地熟悉。

  韩尚宫正想方设法劝说最高尚宫改变主意,而崔尚宫已经拖起了长今。看看被拖走的长今,再看看座位上的最高尚宫,韩尚宫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急得团团乱转。长今乖乖地被带走了,屋里只留下令人窒息的沉默。
 
  长今被关进漆黑的仓库,一滴水也喝不到,但她还是不肯说话。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韩尚宫和今英各自怀揣着的心事坐立不安。

  “这是从前辈尚宫那里流传下来的训育方针。我们家族的女人,不管是谁,成为内人之后必须做一件大事!”

  长今歪歪扭扭地后退几步,汤药碗又随之晃动起来。直到这时,她才想起以前听说过的今英蒙受圣恩的消息。听到“崔淑媛”这几个字时竟然没有猜到是今英,长今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

  这时候,询问符咒内容的内人回来了,她带回了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听完消息后,反应最激烈的是崔尚宫。

  如此说来,这就是与生俱来的使命了。拒绝这个使命就像企图改变崔家的姓氏一样,根本不可能。此时此刻,今英不得不承认现实。今英无法忍受这悲惨的事实,她咬紧牙关,嘴唇渗出了鲜血。

  “你怎么又回宫了?”

  “才做了几天内人,就敢做这种忘乎所以的事情?这孩子一定要惹大事。把这样的孩子留在宫里,早晚有一天会酿成大祸。”

  “当年,内人仪式刚刚举行完,我就做了这样的事。甚至因此……给一位朋友造成灭顶之灾。我难道没有痛苦吗?但是,只有经历恐惧才能真正变得强大,温室里的花草怎么可能具有坚韧的生命力?要想在弱肉强食的王宫站稳脚跟,就只能变得坚强!”

  崔尚宫面色苍白,浑身颤抖。

  韩尚宫反而恢复了平静。长今无可奈何,只好一直闭口不语,韩尚宫的心里也稍微有了动摇。当她得知符咒的内容以后,她坚信这绝对不会是长今所为。诅咒王后腹中的胎儿由王子变成公主!王后生王子,还是生公主,这跟长今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很可能她连女人怀孕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这就是长今,不,是韩尚宫对长今的信任。

  拒绝?还是接受?答案只能是二者择其一。即使拒绝,家中的长辈倒也不至于置自己于死地,问题在于仅仅凭借才华和能力难以坐到最高尚宫的位置。然而,今英很想成为最高尚宫。现在,欲望和自尊正在今英体内进行斗争,虽然没有刀光剑影,却依然痛苦万分。

  “我现在是内医院医女。”

  “幸好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偷偷解决掉算了,这样就不会闹出大乱子来了。”

  可是自尊心究竟是什么呢?今英忽然感觉心中一片迷惘。不知不觉之间,她的脑海里竟浮现出长今的面孔。

  今英好象还没忘记长今的声音,她转身望着长今,仿佛不大相信眼前的一切,目光闪烁地打量片刻,不知是出于绝望还是不耐烦,终于把眼睛闭上了。

  “解决掉?”

  “你是个聪明孩子,我相信你会听我的话。来!把这个符咒藏到退膳间去!”

  崔尚宫好象已经意识到了芬伊和侍女尚宫的存在,闭上嘴巴不再追问,而是变换脸色向今英走了过去。

  “难道就这么放过她吗?宫中经常发生类似的诅咒事件,但大多发生在后宫住所。这次竟然在大殿退膳间里发现了符咒!真让人无话可说。”

  这是一张诅咒王后腹中胎儿从王子变成公主的符咒!

  “娘娘,我就知道您会这样,所以不能不来。您还是不肯服汤药吗?”

  “无话可说最好了,你就少说几句吧。”

  最近,吴兼护正在密谋让自己的侄女成为中宗的后妃,当然他的最终目标是王后。如果王后产下王子,他的美梦就将化为泡影。所以他跟崔判述共同策划阴谋,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王后产下王子。

  “请您不要管我了。”

  最高尚宫这句顶花带刺的话堵住了崔尚宫的嘴。看来她跟韩尚宫想的一样。

  今英把脸扭向一边,不去看崔尚宫递过来的符咒。当她偶尔抬眼看见符咒的瞬间,突然有种抓住的冲动。想到这里,她对自己有种深深的憎恶感,就是这个自己让她觉得恶心。

  “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坚强。赶快起来把汤药喝了。”

  “最重要的不就是让长今开口吗?如果真的是她藏了符咒,那肯定是有人背后指使。她不可能自己写这种符咒,也许是受了宫外人的指使!”

  “我做不到!”

  “等一会儿,等一会儿我会喝的。”

  “如果这中间事情泄露出去,整个御膳房都会鸡犬不宁,还是悄悄把长今除掉……”

  “今英!”

  “不行!服药的时机很重要。娘娘要是不喝药,我就不回御膳房!”

  “如果公正处理会导致御膳房不得安宁,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就算闹得人心慌慌,也总比把事情搞错好吧?”

  “讨厌!”

  今英还是不动,浓重难挨的沉默流淌在三人之间,隔光的房间里黑暗阴沉。此时汤药已经凉了。

  最高尚宫厉声呵斥,紧紧地逼视崔尚宫,仿佛要样崔尚宫的心思看个究竟。崔尚宫吞下了即将出口的话,避开了最高尚宫的视线。

亚洲城ca88唯一备用,  今英冲出房间。崔尚宫在迷蒙中跟了出来,很快便又坐了回去。

  “娘娘,您伤心我还能不了解吗?可就算为了将来生个健康的王子,也一定要照顾好您的玉体啊。”

  五天过去了,焦头烂额的不仅仅是韩尚宫。长今被最高尚宫叫走以后连续五天下落不明,连生翻遍了整个王宫,到处寻找长今。实在等不下去了便去问最高尚宫,最高尚宫的回答驴唇不对马嘴,一看就知道事情不对劲。连生又去问韩尚宫,韩尚宫慌慌张张地说最高尚宫差长今出宫办事了。今英也把自己憋在房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她会回来的,她不能不回来,就像我当初一样……”

  “健康的王子?所有对胎儿有益的事我都做了,有害的事一件也没做,可是孩子生出来竟然是死的。难道这是没喝汤药的结果吗?”

  直觉告诉连生,肯定出事了。于是她一有时间便到处寻找长今,转眼又过去了四天。事情依然没有半点眉目。如果有人把长今藏起来了,那么这样找下去无异于海底捞针。王宫太大了,最重要的是有很多隐秘地方是内人不能涉足的。连生灵机一动,想出一个办法,她决定故伎重演,跟踪韩尚宫。根据她的猜测,韩尚宫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崔尚宫低头望着手里的符咒,失神地喃喃自语。
 

  “这是因为您太敏感了,您太过小心,所以才变成这个样子。只要您放宽心,就不会有问题的。”

  长今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其实不管睁眼闭眼,反正都是一样的黑暗,这里进不来一线阳光,所以她连过去了几天几夜都不知道。

  

  “我不想听,我烦透了,求求你让我单独呆一会儿吧。”

  最初的两天里,她想到今英,脑子里一片混乱。第一次听连生说起这件事,她根本没放在心上,然而现在想来,心里却充满了疑惑。连生说今英藏了什么东西,那么她藏的到底是什么呢,是不是最高尚宫让自己交出来的东西呢,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英一直保持沉默。

  说完之后,今英转身面向屏风躺着。崔尚宫还想再说什么,最后还是抑制住心底的焦急,闭上了嘴。

  “今天的事情……是个秘密,记住了吗?”

  长今心情沉重,却仍像陌生人一样默默地听她们说话。以前她没有机会想这么多,所以没有意识到,可如果崔尚宫不那么残忍,韩尚宫就能平平静静地活下来。明明距离最高尚宫的位子还很遥远,然而崔尚宫却总是借助提调尚宫的权力折磨韩尚宫。

  初次见面那天,在宣政殿门前分别时今英说过的话至今还记忆犹新。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变成了另一个人。冒着危险向心爱的人告别的十二岁少女不见了,这让长今感到悲伤。

  今英也是一样。当时去找母亲的料理日记却被戴上藏符咒的罪名,而今英从头到尾保持沉默,如今想来实在是可疑之极。再说了,为什么偏偏在韩尚宫接受审问的时候符咒再次登场呢?知道符咒事件的人除了自己,还有韩尚宫、崔尚宫、今英、连生和提调尚宫。

  要不要把连生的话说出去呢?如果说长今没有丝毫的矛盾,那是不可能的谎言。可是说出来就会有用吗?即使说了,也不会掩盖自己去过退膳间的事实……

  写符咒的算命先生指认韩尚宫,分明是受人指使。大造殿下发现的符咒与韩尚宫毫无干系,这一点毋庸置疑。

  长今决定保持沉默。尽管沉默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至少可以阻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就像自己遭人陷害的时候韩尚宫充满信任一样,长今也从来未怀疑这个事实。即使死去的韩尚宫重新回来坦白,她也不会相信。

  她的神情越发恍惚了,然而越是这样,父亲和母亲的脸庞就愈加清晰,对父母的刻骨思念渗进了她的身体。连个祭奠的人都没有,就孤零零地飞走的父母的灵魂啊。想到这里,长今的心就如刀绞般难过。

  如果有人指使,那么这个人必定会因韩尚宫的消失而赢得利益。事实上,崔尚宫不是做了最高尚宫吗?今英不也蒙受圣恩成为淑媛了吗?其中的经过谁也无从了解,但是御膳房内人蒙受圣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昏昏沉沉之中,长今竟然回到了白丁村的时光。白丁村里度过的童年时代,星星点点都是幸福的,也许一生之中的幸福都在那里挥霍光了,现在再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了。父亲温暖而坚实的背,母亲严厉而温柔的手,在如梦如幻却又真真切切的黑暗里,长今感受着他们的体温。

  首先,内人所从事的工作和活动范围就很难进入大王的视野。若非有意制造机会,作为一名内人是不可能见到大王的。崔氏家族为了成功而不择手段,极有可能精心策划了这件事,何况他们背后还有提调尚宫和吴兼护。

  忽然间,阳光扑面而来。伴着夺目的阳光,一个影子矗立在面前。也许这就是从前听说的阴间,长今猛然产生这样的感觉,不料听见的却是韩尚宫那熟悉的声音。

  一旦产生怀疑,所有的事情好象都对上号了。如果这些都是事实,绝对不能宽恕他们。想到以前种种不可思议的遭遇竟然都是他人故意的陷害,长今浑身的热血都沸腾了。

  “长今!”

  韩尚宫悲惨的死竟然是他们一手策划的,只为满足一己的私欲!

  思念如翻江倒海般汹涌而来,眼泪扑簌簌纷纷落下。这声音温暖而亲切,仿佛母亲在呼唤自己。韩尚宫悄悄地关上仓库门,来到长今身边。韩尚宫摸了摸长今的额头和脸颊,心里充满了慈爱。

  长今手里端着汤药,暗暗地咬紧了牙关,一定要查清韩尚宫的冤屈,一定要让那些利欲熏心的人尝尝失去所爱之人的痛苦。

  “我知道你肯定没有藏过符咒,但是你一天不说出去退膳间的理由,她们就会一天不放你出去。你一定要说出来啊!”
 

  云白曾经说过,如果恨一个人,首先回伤害到自己的内脏。然而这一次,就算内脏统统腐烂也不能饶恕他们。只要能够洗刷韩尚宫的冤屈,就算把自己的心脏掏出来做祭品,她也是在所不惜。

  

  长今翻来覆去地想着,血和泪生生地咽进了肚子,然而今英和崔尚宫仍然岿然不动。房间里唯一在活动的,只有随着倾斜的太阳不断变换位置的影子。直到黑暗降临这个本就暗淡的房间,崔尚宫才开口说话。

  她要去检查大殿的晚餐准备。

  “我先走了。等大王用完晚膳,我再过来。如果娘娘那时还没喝下汤药,我可不会善罢甘休。”

  崔尚宫猛地站了起来,临出门时回头看了一眼,目光里的敌意暴露无遗,她恶狠狠地喊道。

  “汤药不是凉了吗?再去热热!”

  芬伊慌忙把腰弯下,长今却挺直了腰板。

  听见关门声,今英心里难过得五脏欲裂。她做梦也没想到还会再次见到长今,更没想到会在王宫里重逢。

  和长今之间的缘分也真是顽固又可恶。今英觉得毛骨悚然,就像撞鬼似的。还不如撞上鬼呢,那也只是恐惧而已,不会有犯罪感。

  今英的心里充斥着自尊和野心,以及女人的欲望。她是那么希望长今消失,回头想想,这个念头从长今猜出丁尚宫的食物里放了红柿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就在那个瞬间,她失去了对于绝对味觉的自信,却意外地发现拥有绝对味觉的不是自己,而是另外的孩子。她越是想努力否定这个事实,越是滋生出深深的自卑,折磨着自己。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