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yzc88.com 亚洲城ca88唯一备用 100天的预订,100天的约定2

100天的预订,100天的约定2

“我送外卖回来了!”我充满活力的声音响彻在炸酱村庄的厨房。不管有多痛,不管有多累,但至少想在舅舅面前常带着笑容。因为他是看着我笑容活着的人。“海吟,你吃什么了声音那么大?”“怎么,秉秀哥也想让声音变大吗?”“是啊,丫头。”秉秀哥用极快的速度切着葱,对我说。旁边的舅舅用袖子擦着汗问我。“海吟不累吗?”“不累。舅舅,现在我在送外卖的领域都成专家了。”这么热的酷暑,舅舅还要炒炸酱额头上都是汗水是难免的。“咦……可舅舅……这是什么味道啊?”“嗯?味道?”“好像……是煤气味……”“不是煤气味,是秉秀那小子的脚气味吧。”“噗——真的吗?秉秀哥,求你洗洗脚吧!我脑袋都疼了,真是!”真的是久违了的轻松气氛。5年来所有的事都由舅舅一人承担,好不容易维持到现在的宝贵的炸酱村庄,我很爱这个饭店。到了这儿好像才能找到真正的姜海吟。“舅舅,那我先回去了。今天我有约。”“好,哎呀,海吟!”“嗯?”“最近学习是不是很累啊?”“……嗯?”我怕舅舅知道了我下学期拿不到奖学金的事,心里一惊。“不要太担心学费了。奖学金,直到现在一次都没落过就够了,也该歇歇了。舅舅这里已经存了充足的钱,所以你不要有什么负担放心学习好了。”“……啊……嗯……舅舅。”是不是看出来了?舅舅是不是能清楚地知道我在想什么?回到家后,因为天气很闷热,所以冲了个澡。然后为了见宇镇换了件衣服。天气太热我便把头发扎了起来,到了三点就出了门。宇镇在公寓前微笑着跳到了我面前。虽然脱了患者服,但脸色还是很苍白。“这是谁的车呀?”“跟同学借的,坐吧!”“你能开车吗?”“什么呀,你……就因为我出了场车祸就不相信我了吗?”“不,不是……不是那样的,但是……”“不用担心,我自己开很难说,但既然带着你我就会变成世界上最小心的司机。”我笑了一下坐到他旁边。因为车里有空调,所以比想象得凉快许多。“饿了吧?想吃什么?”“是啊……你不是喜欢吃冷面吗?要不吃冷面呀?”“真的?你不是不喜欢吃冷面吗?”“嗯?”听到宇镇开玩笑时的声音,我瞪大了眼睛。“为了契约……你不是一直努力配合我吗?跟着我做我喜欢的事……今天我来配合你吧。”“……”“走吧!”宇镇带我去的地方是火锅店。早已饥肠辘辘的我,疯了似的捞起肉和蔬菜吃起来。宇镇看着食欲大振的我笑了起来。“好吃吗?”“嗯。”“呵呵……”“喂,你笑什么笑,人家在吃呢。”“啊,对不起。”“可是,你怎么知道我愿意吃火锅呢?”“朋友之间本来就是心灵相通的。”我嚼着蔬菜傻傻地笑了。现在的宇镇和我,好像又回到了以前边开玩笑边吃冷面的那个时候。朋友……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单词这么让人舒服。吃饱后心情不错的我们再一次坐上了车。宇镇开着车对我说。“我们去书店吧。”“书店?”“嗯……怎么,我们不是兴趣差不多吗?都喜欢托尔斯泰……”“嗯?啊,嗯……”“呵呵……”“怎么了?又怎么了?你干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偷笑啊?”“没有……我只是想多笑一笑。想把今天变成出生以来笑的最多的一天……”宇镇丢下这些难以理解的话,慢慢地开起车来。吃完饭就坐上了车,睡意开始慢慢袭来。眼睛开始不听使唤,老是往下垂。进入梦乡没多久,忽然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眼。在书店前停下车的宇镇正缓缓地注视着我,我条件反射性地摸了摸嘴角。“我……又流着口水睡了吗?”“……没有。”“哇——真是万幸……到了吗?”“嗯。”“怎么没叫醒我?”“……平时我能看你的时间连一分钟都没有。你老是在躲避我的视线。”“……”“走吧!”宇镇的表情显得很悲伤。他虽然像往常一样微笑,但能感觉到微笑背后充满了悲伤。跟着宇镇走进书店的我,在他喜欢的古典小说的书架前面停了下来。“干什么?”“啊……看书呀。”“你不是喜欢这种书吗?”宇镇在我眼前伸出的不是别的是恋爱小说。“嗯?你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我也喜欢这类书。”“嗤——这个作家出新书了呀?哇——我特别喜欢这个作家!”拿着宇镇递给我的书,我像小孩子一样高兴地跳了起来。宇镇无声地注视着那样的我。“我们去看海,好吗?”“海?”“嗯,你不是喜欢海吗?”“噗——章宇镇,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调查过我呀?”“呵呵……”宇镇没有回答,只是小心地开起车来。可能是想听音乐,他用一只手去按键。一听是古典音乐,但没想到是我喜欢的民谣,吓了一跳。“你爱听民谣吗?”“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宇镇再一次微微一笑。“……今天开始。”……不知什么时候起,夜幕降临了。“哇啊!是海呀!”宇镇选择的海是我们以前曾来摄影的那个海。那时还是春天,而现在已经是夏天了。说短就短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一辈子要经历的事好像被压缩了似的……“太好了,海的味道!想起以前的事。”“被掉进水里的事吗?”“呵呵……嗯。”“喂,你知道我那时吓坏了吗?那么冷的天能去救你的只有我……”“什么?也就是说,你是因为没办法才救我的,是不是?”“呵呵……也可以那么说了。”我装着很严肃地瞪着宇镇。好像是在回忆往事,凝视着大海的宇镇过了一会儿,小声地对我说。“……但现在看来,那时能够把你救出来是我一生中做的最棒的一件事。”宇镇温暖的那句话使我感动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的视线落在了远处的水平线上。晚霞开始映在海面上,海面的颜色越来越美了。“对了,我这儿有照相机。”宇镇翻了翻包拿出了黑色照相机。“来来,像模特一样摆个姿势吧。”宇镇没完没了地拍起照来,我像那样的他挥着手喊起来。“喂喂,章宇镇!别照了!怎么只照我一个人呢?我也给你照吧。”听到我的话宇镇把相机拿了下来,然后严肃地对我说。“……我想记住的不是我,傻瓜。”我的表情与我的意志无关变得僵硬起来。宇镇好像要赶走僵局,开朗地喊道。“来,姜海吟!笑得开心点!”不知因为什么,宇镇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悲伤,之后,我便不能再开玩笑似的盯着照相机。而是,照他说的一样笑了起来。天天只让他看到了我哭的样子……因为我只会在他面前哭……宇镇好长时间把照相机拿在眼前怔怔地站着。好像忘记了自己在照相。“宇,宇镇。怎么不照了?”“啊……对不起。眼睛里好像进了什么东西,看不清楚。你拿一会儿这个……”宇镇把头转了过去,只是用胳膊把相机递给我。我呆呆地凝视着他远去的背影。手指感到湿湿的,所以低头看了下去,那一瞬间,我的心里难过得不知该怎么办。照相机的背面……特别是眼睛取景的地方湿透了。

亚洲城ca88唯一备用,“呵,这个回答很是荒谬吧?那我先走了。”事实上根本就不是荒谬的回答。刚才宇镇的话里包含了很深的意思。虽然不是很清楚那是什么意思,但直觉却在告诉我那是隐藏在荒谬里面的真心话。吃完冷面之后,胃不是很舒服,于是买了个冰淇淋的我突然想去“炸酱村庄”去看看。最近一直没时间去饭店看看有些担心了。不知道尚恒有没有认真地工作,也不知道饭店运营的怎么样了。舅舅只是说生意还不错,具体的什么都没说。“哎哟!海吟姐来了!”当我刚走进“炸酱村庄”便被烫了头发的兼职生发现了。猛地看去还以为头上倒了碗拉面了呢。因为是褐色头发……荞麦面?“你是?”“姐,我是艺璐!这么快就把我忘了?”金艺璐……一年前就开始在我们家饭店打工的兼职生。换了个发型竟一点也认不出来了。以前文静的直发挺可爱来着。现在好像一非洲草原的狮子。“怎么好像一非洲草原的狮子呀?”(我怎么想什么就说什么呀?无可救药了)“姐!这可是昨天刚做的发型呀……”“舅舅呢?”“在里面呢。”“尚恒呢?”“送外卖去了。那不是问题,我有话要对姐姐说。到这里坐一坐吧。”“怎么了?我还要向舅舅打声招呼呢……”“一会儿就好。”艺璐抓着我的手开始咋咋呼呼起来。“姐姐……嘿嘿……”“怎么?”“我和尚恒相处的很好!”“真的?”“嗯!看尚恒的眼神好像也在喜欢我,我也很喜欢尚恒!”“不错呀,两人的关系什么时候进展得这么快呀?”“上次尚恒以前的女朋友来饭店的时候我假扮了尚恒的爱人,从那之后我们的关系就越来越亲了!真的就像是电影吧,呵呵。姐,我们两个配吗?”“当然。”“姐姐以后也让尚恒在这里打工吧,嗯?姐姐不是非常非常的忙吗?还要抓紧学习。”“切,我可看出你的心事啦,金艺璐。”丢下笑得甜滋滋的艺璐,我走进了厨房,好久没有闻到的炸酱味道和炒着各种野菜的味道向我迎面扑来。“舅舅!”“哟?是海吟来了?”“嗯。炳秀哥也好!”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看着我的舅舅,眼角上布满了细小的皱纹。“生意还好吗?”“当然,最近生意特别火。”我开朗地笑着围上了挂在墙上的围裙。“你要做什么呀?”“今天我也要帮忙。”“哎哟,快出去吧!有我和炳秀就足够了。”“不要,我也要帮忙。”“真是的,净添乱。快点回家吧。学习不是也很忙吗?”“那我收拾一下葱!”毛手毛脚的我一把抓了几根葱,戴上橡胶手套后走到角落的涮洗池便开始洗葱。舅舅和炳秀哥看着固执的我也无奈地笑了笑。就这样我在“炸酱村庄”忙到了太阳落山。“海吟,就做到这儿快回去吧。回去还得给海俊做饭吃呢。”“知道了,舅舅。那我先回去了。”“嗯。”收拾完了之后,要先回家的我,这才看到一直都没有发现缠在叔叔左手上的绷带。“舅舅!手怎么了?”当我一喊,舅舅瞬间便慌了,忙着把手藏到了身后。“啊,这个没什么。做锅包肉的时候稍微被烫了一下。”“不是稍微被烫到的吧。老板,不是完全把油倒在手上了吗?”因为站在旁边的艺璐道出了事实,我不禁又掉下了一滴泪水。“哎哟,不是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吗?金艺璐,快点出去招待客人,真的没什么,海吟快点回家吧,天都黑了。”“舅舅,要注意自己身体呀……”“嗯,好。”不能在舅舅面前流泪,而硬是忍住的泪水,最终还是在回家的公共汽车里流了出来。刚开始还是一滴一滴地流,不知是从哪个瞬间开始便无法控制哗啦啦地流个没完。我也真是的……舅舅受尽着苦难,用最真挚的爱把我和海俊抚养成人,我报答舅舅的却什么都没有……“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放声大哭的我,从公共汽车里下来,走在回家的路上时也不停地在哭。街上的人好奇地注视着脸上又是泪水又是鼻水的我,我则不顾他人注视的目光继续抽泣着。当走到公寓前的时候,有个熟悉的人影向我缓缓走来。被我浮肿起来的眼睛抓住的那个熟悉的人影开始还慢悠悠地向我接近,不知从哪个瞬间开始便以可怕的速度飞奔到我的面前,猛地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实在是太清楚这熟悉的人影是谁了,于是我便把头低了下去。“喂,姜海吟!你一直都在干什么来着?手机也关掉了!”或许怕他看到我浮肿的眼睛,我一直都不敢抬头看他。“你真的想把我弄疯吗?刚才就那么走掉了……喂……姜海吟……你哭了?”“没,没呀……”“怎么了?为什么要哭?”“没有哭……”“抬起头让我看看,快点。发生什么事情了?或许和章宇镇发生什么事情了?是那样吧?啊,真的要疯掉了。快点回答我!”不是因为那个,申赫元?你怎么经常弄得我不知所措呀……“不是,不是因为那个……只是……只是因为有伤心的事情而已……”“呵……姜海吟……真的……我因为你……刚才你就那么跑掉……我为了你真的……”赫元呆呆地望着用两只手按着浮肿的眼睛的我想说什么,接着便传来了他长长的叹息声。“呵……真的快要疯掉了……”不一会儿传来赫元更加严肃的声音。“姜海吟,我们……这个契约……就到此为止吧?”

“如果早知道为了勾引我而使你们费了这么大的劲……那我索性被你们蒙过去就好了。”“……”“早知会这样,就不像傻瓜一样自己忍受那么多的痛苦了,也不用那么疼惜你了。”听了宇镇那冷冰冰的话,我只能低下了头。“是啊,倒不如……倒不如这样恨我更好。我本来就应该受到惩罚……应该受罚的……”宇镇呆呆地看了我一会儿,接着松开了我的肩膀,低下了头。随之,传来宇镇180度转变的声音。“我只要你跟我说一句话……跟我说让我相信你……就跟我说这一句就可以了,好吗?”无法掌控的眼泪再次湿了我的脸,我没有做出任何地回答。宇镇浑身发抖地等待着我的回答,见我不吭声又开始大叫了起来:“你说说话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骗了我,我不会问别的,我只要你说让我相信你,好吗?我会相信你的!”不,宇镇,我不能!“……那样,是欺骗你。”我那颤抖的声音将宇镇定格下来了,他的脸颊有两道热泪无声地滑落下来。“到最后……还是让我这么难过……”“对不起……不要原谅我,就这样一直恨我吧,这是我应得的报应……”我抑制住又要流出来的眼泪,捂住嘴走进公寓大门。“姜海吟,为什么这样对我!到底为什么这样对我!”宇镇那悲切而焦急的呼喊声,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我成了世上最恶毒的人。我不想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赫元的身上。不管原因是什么、不管是怎样开始的。毕竟,我也参与了这件事情……所以,我也是罪人!开门走进冷冷清清的屋子,门也没关,我便躺到了床上。电话铃声响起,但是我没有接。不知不觉中,被子已被我的眼泪浸湿了一大块。折腾了几个小时,还是没能合上眼,最终,我还是拿起了手机查看了未读短信。……姜海吟。赫元嘶哑的声音揪着我的心。……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让你这么痛苦,这都是我的错……是我开始的事情,就由我来解决吧。所以,你……千万不要再伤心了。是的,别的我都可以忍受,但是,你知道吗?因为我的原因,让你这么痛苦……这点是我死也无法忍受的,看着你痛苦,不如让我去死……现在说这些是不是太可笑了?是啊……你可能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的……好吧……永远不要原谅我……永远……笨蛋,笨蛋,申赫元!合上手机,把手机扔在了一边。我用被子裹住了脸,放声地大哭起来,以泄我心头之痛。“什么?要退出?是怎么回事,海吟?你们三个人到底怎么了?”听了我要从fov退出的话,达静姐吓得大叫了一声,尹前辈也急忙劝住了我。但是,退出的决定已无法改变了,因为这里一开始就不是我应该来的地方。“不好意思,姐姐,因为我还要重新开始我的兼职……现在开始会越来越忙。即使我不退出,社团活动也没有信心能好好做下去,只会妨碍到你们……”“知道,都理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留下来吧,为什么突然说要退出呢?”“……对不起,姐姐,实在是对不起。尹前辈,感谢你这段时间以来的照顾……但是,不要因为我这样退出社团,就不跟我联系了,好吗?”“……海吟!喂,姜海吟!”背着大声叫住我的达静姐和惋惜地低着的头的尹前辈,我走出了社团屋。踏出门的一刹那,和正要进屋的赫元正面撞上了。他的脸颊又青又紫的,嘴唇的伤口也还没好,肿得红红的。我没有跟他打招呼,就这样与他擦肩而过,也无视了他凝视我的眼神。不久,从屋里传出尹前辈和达静姐的叫喊声,使我停住了步伐。“什么?退,退出?申赫元,你疯了吗?你,姜海吟两人都怎么了?”干什么,姜海吟,赶紧走啊,现在……现在你不是不应该管这些事了吗?我们的关系不是到此结束了吗……“姐姐!姐姐真的要开始干活了吗?”“海吟,就让舅舅做,然后让尚恒回来,你就回家休息吧。”“是啊,姐姐!就按老板的话做吧!再让尚恒回来干吧,嗯?”我紧紧咬着嘴唇,认真地擦了饭桌。没有理由再让尚恒留在这里了,这里一开始就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我现在回到了我的原位。“姐姐,真是的!唉,真是,……喂,你好?”尚恒走了,艺璐伤心地追着我啰嗦了半天。本来觉得很烦,幸好及时打来的电话救了我。舅舅好像担心我的身体,小声问了我:“海吟,怎么你又干起来了?光是上学读书就很累了……”“不是,舅舅,在学校参加的活动,我已经退出了,舅舅不会是不喜欢我回来吧?”“不是,那个……”这时艺璐在后面大声喊着:“炸酱面两个,打包送递!”我露出灿烂的微笑,把抹布甩到了一边。“OK!我出去送炸酱面了!”我回到原位了,我找回了原来的我。就像灰姑娘在12点铃声敲响时,回到原来的样子一样,我也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了。“炸酱面,到了!”“哎呀,现在又是海吟同学来送了?那个招人喜欢的男生呢?”“呵呵,我回来了,就把他给辞退了。”“是这样啊?那太可惜了,我们晓京,我们家晓京可喜欢那男孩子了,呵呵,总之,好好干吧!”“是,阿姨!那您慢用吧。”久违的廉价小轮摩托车的声音,现在听起来真是爽快啊。我坐在摩托车上感受着凉爽的风,开始哼起歌来了。“世界实在是太美了——幸福的每一天——我们一起来笑吧,笑吧——哈哈——”看着我这样傻傻地笑,偶尔会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可是我没有理会这些。什么也不要再去想了。不想再哭,再痛苦了。所以,我又笑了笑。像以前的姜海吟一样灿烂地笑了。虽然,有着永远都要背负着的罪恶感……但是就现在,我想做回原来的我自己。“海吟,把这个糖醋肉拿给海俊当夜宵吧。舅舅整理完这些再回去。”“我来帮你吧。”“不用,不用,你就不要太勉强了,海俊也是自己随便对付吃晚饭了,肯定又没吃好,你去给他准备吧。最近,天又这么热,学习更辛苦了……”“知道了,那……”“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手上提着精心做出来的糖醋肉,我乘坐巴士回了家。回到家抢一些海俊的糖醋肉吃,再看看上课记的笔记和自己想看的书。像以前,回到以前……但是,彻底要把契约的事情从我脑中抹去,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又让我想起契约的事情,这样看来,我还有一道没有做完的作业。“这么晚,是从哪里回来啊,姜海吟?晚上还有工作做吗?”传来掺杂鼻音的贤世彬的声音。我咬紧牙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在贤世彬把手挥向我的脸颊时,我的火气也就又一次地爆发了。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