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yzc88.com 亚洲城ca88唯一备用 因为做不了任何解释,被摧毁掉的安乐窝

因为做不了任何解释,被摧毁掉的安乐窝

因为没有复习,考试理所当然地都考砸了。今天,我为了另一门考试,举着浮肿不堪的脸,朝教学楼无力地迈着脚步。像今天这样一点准备没有地去考试,好像是生平第一次呢。七月炙热的阳光,难免有种让人眩晕的感觉,我甩了甩头,试图打起精神,就在这时,看见不远的街道上和一个男生嘻嘻哈哈的贤世彬。“贤世彬,不会是又钓了一个男人吧?”突然传来燕姬的声音,我回过头。“不是马上要和申赫元去新西兰了吗?又和别的男人搭上了?”我呆呆地望着说这话的燕姬。“新……西兰?”“啊……”燕姬似乎说了不该说的什么,咬紧了下嘴唇,我力图坦然一点地问道:“说吧,我已无所谓了,反正都已经结束了。”“啊……嗯……好吧!趁现在这个机会,都说出来算了,就是,贤世彬和申赫元放假以后就要去新西兰,我的一个朋友和贤世彬很要好,所以应该不是假的。”“……是吗?”“是不是很可笑,他们俩!申赫元那家伙和贤世彬吵完架才多久啊,这么一会儿就和她粘上了?被章宇镇甩了才又找上申赫元,贤世彬这又算什么……反正都是些奇怪的人,就算外表出众有什么用啊,心可是烂的。”捧着书的双臂微微地抖着,我努力让自己看似镇静。“是啊,还真是可笑,是吧?反正与我们无关,我们去考试吧。”“天哪,真不想去,我现在看得都要神经错乱了。”“彼此彼此啊!”表面上虽然一笑而过了,但燕姬的那些话在考试期间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里,颤抖的手连笔都握不住了。现在,我的手上连握笔的力气都不剩了。你要离开了吗?最终还是要选择贤世彬,当初为什么要折磨我,原来你的爱也是种火,烧的快,蹿的高,却也转瞬即逝。我讨厌你,申赫元,真的,真的讨厌你!!!“考的怎么样?”燕姬灰着脸问我。“完蛋了。”“呜呜……我也是!”我们抱在一起互相安慰着,秋天已渐渐走近了。想想这样的我就觉得无地自容。本想从燕姬那里得到一点安慰,但朋友众多的燕姬说是和护理学的朋友有约而走掉了。我寻思着考好剩下的最后一科吧,所以在布兜里装了大量的书,慢慢地走在走廊里。“天哪,外面好热啊……不想出去啊,是吧?”突然从旁边传来文正宪的声音,我无意识地把头转了过去。不知何时冒出来的文正宪和申赫元正走在我的旁边。他们似乎还没有认出我呢,我低着头疾步走向前。在赶上我前面互相挎着胳膊走的两个女生后,我才将步子放慢了一些。“喂,她不是那个谁吗?章宇镇……”后面传来两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对啊!和宇镇在一起的那个女生,宇镇那么突然地离开,你不觉得和她有什么关系吗?”“好像是,我朋友还见过她和宇镇牵手的样子呢。”“真的吗?两个人交往过吗?”听了她们的话,心里像被针扎似的,我像凋谢的花一样无精打采的,肩膀都感觉塌下来了。“应该是吧!和贤世彬分手不会也是因为她吧?太可笑了,是吧?宇镇都离开了,她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还上学呢。真是不要脸!”“喂!”安静却凶狠的男声将她们的私语打断了,我太熟悉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所以暂时憋住了气。“你们给我安静点。不知道就不要胡说八道!”我的脸一下涨红了……我觉得太丢人了,便再次步履匆匆地走出了教学楼。背包沉得肩膀都要折了。但现在折磨我的不是肩膀上的痛。申赫元,你现在是在耍我吗?为什么干涉我的事情?怎么,你还旧情难忘吗?我试图借着快速移动的脚步来压制我复杂的心情。“姜海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追来的,身后传来赫元的喊声,我努力想无视他而重新移动着暂停下来的脚步。“姜海吟!”赫元再次叫着我的名字,我不耐烦地转过身去瞪着他。“……这个掉了。”赫元弯下腰去捡掉在地上的笔筒。几支笔还有修正液、口香糖纸散了一地。“我来捡就好了,你别管了。”我不耐烦地说着走过去,这时,突然什么东西一下哗啦啦地掉下来,我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厚重的书和资料散落一地。突然变得没了重量的布袋,原来右边的一角划出了一个大口子。我知道我的脸已经红透了……我连忙收拾着这些残局。“我来捡就可以了,你不要管那么多了。”听到这话,赫元的表情变得有点僵硬,他伸直了原本为了捡书而弯下去的身子。我尽量迅速地整理着地上的书。“啊!”在整理燕姬借给我的资料时,我被纸张划破了手。血一滴滴冒出来时,我真想就这样大哭一场。不是因为痛,而是讨厌让申赫元看到我这个样子而伤心。赫元重新弯下身,整理起地上的书本和资料。“我不是说我来做嘛!”“别犟了,这不是因为你才这样做的,换了是谁遇到这样的情况,我都会去帮忙的。”“是啊,你这么有风度吗?是不是经常以这种方式来提升自己的人气啊?”听到从我嘴里蹦出的这些带刺的话,赫元瞅了我一会儿,重又默默地整理着那些书。在我要将拢到一起的那些分量庞大的书捧起时,赫元抢先一步捧到了自己胸前。“你怎么拿那么多书啊?走吧,我送你回家。”“坐公车回去就可以了。”“怎么,想半路摔跟头吗?”“不关你的事!”“我不是说了吗?换了谁都……”“是啊,你对谁都这么友好,怎么了……这也是勾引女生的一种方法吗?”这句话对赫元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从他的表情中显而易见。我趁机从赫元的手中把所有的书都抢过来,我捧着顶到下巴的书,怒视着他,冷冷地说道:“可是,我一点地不想成为你口中的‘谁’。”带着一阵冷风转过身的我,却没能听到赫元口中嘟囔的话。“傻话……对我来说那个‘谁’只有你……”捧着那些差点儿让我的肩膀脱臼的书回到家,我将所有的东西扔到床上后,直接趴到了桌子上。都要离开了还装什么亲近!都要离开了为什么还关心我!你这个自私的家伙,都不会想想留下来的人会怎样!最终要和贤世彬走到一起,当初为什么对我那么好!还让宇镇那么伤心……闭了一会儿眼再睁开时,夜已经深了,别说学习啦,趴在桌子上那么一会儿工夫睡着了,真是太不像话了,姜海吟,明天的考试又要完蛋啦……不一会儿房门静静地被推开了,浑身乏力地我一动不动地趴在桌子上。“海吟啊!到床上去睡吧?”舅舅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我到底睡了多久了?“没睡呢,舅舅……”“学习不要太拼命啦,快点睡觉吧。”舅舅的话像一把锥子一样穿透了我的良心。“实际上下学期的学费舅舅已经在店里攒着呢,足够了,别太担心,也别太在意奖学金了。”“……舅舅”“……”“对不起……”那天晚上,我抱着舅舅哭得死去活来。罪恶感,歉疚感,还有一直积攒下来的苦痛,像洪水一样一股脑儿冲了出来,在我的眼睛彻底泛滥了。次日,凌晨3点响起的电话铃声打破了黑夜的寂静。到那时为止,我都没能入睡,本想去接电话轻轻地开了门。“喂!”但是先我一步走出房门的舅舅迅速地拿起了话筒,一种莫名其妙且不祥的气氛将我的脚钉在了房门口。“什么?确实是……我们的店吗?”瞬间,恐惧感在我的身体蔓延开了。“知道了!”舅舅扔掉话筒,急急忙忙套上外套就要往外走。“舅舅发生什么事情呀?这么晚了去哪里啊?”“……我家的店……店里着火了!”海俊也揉着尚未睡醒的眼睛走出了房间。惊愕之余,我无暇多想什么,直跟着舅舅走出去了。

“海吟,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避开老师的视线,燕姬担心地小声问我。我什么也没去想,脑子里空空一片,可昨天却整夜都没能合上眼。我还好,我什么事也没有,但是……“没,没事。”我努力露出了微笑,以示我状况很好,可是燕姬却总是担心地看着我。我假装没感觉到她的注视,一下课就马上从教室里出来了。虽然对燕姬感到很抱歉,但当时实在是不想和任何人讲话,我也根本没有心情去想那些。午饭时间,我独自坐在学生食堂里,只是摆弄着汤用勺子,却滴米未沾。觉得这样无法振奋起来的自己太不像话了。你为什么因为申赫元把自己搞得这么心烦呢?姜海吟,你以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是这样脆弱的人吗?为什么要因为赫元……“我回来了!”突然的叫喊声,把我的思绪就这样给打乱了。满脸快活表情的赫元腾地一下就坐到了我的面前。从他的行动上已经看不出前些日子那种痛苦的样子了。是我想得太多了吗?我的心又开始痛了。我是这样地难过,但你却……难道只是我自己在自作多情吗?露出灿烂微笑的赫元,嚯地一声从我手里拿过了包,接着从里边拿出了我的手机。“跟章宇镇说,明天下午六点在罗忘什见。”“什么?”赫元连让我知道原因的时间都没给我,就把电话移到了我的耳旁。电话那边已经传来接电话的声音了。“喂……”宇镇的声音静静地传来,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傻傻地愣着看了看赫元。赫元皱着眉,向我强调着说:“下午六点,罗忘什。”“啊……我是海吟……我们明天下午六点在罗忘什见个面吧?”“明天吗?”赫元又向我强调着说:“重要的事情,所以必须要在那个时候见。”“重要的事情,所以必须要在那个时候见。”“我会等你的,那我挂了。”“我会等你的,那我挂了。”赫元从我手里把电话拿过去,吧嗒一声合上了手机盖。那时,我才缓过神来,便向他喊道:“喂!你在做什么?真是的!害得我这么慌张!”“好了,这样就搞定了。”“什么?到底搞定什么?为什么突然让我跟宇镇见面啊?”“你知道明天是星期几吗?”“……明天?今天是星期四……应该是星期五啊。”“对呀!星期五。星期五下午六点。星期五下午六点大元西餐厅。”听着赫元刚刚说到的大元西餐厅,我这才明白过来,然后说:“你……你不会是想……”“对呀,到那时贤世彬也会在等宇镇,你也会等他。我已经通过贤世彬的朋友把这消息散播到贤世彬那里了,我说你和章宇镇明天也会见面。”“……”“不能就这样一直等下去啊?我只是帮宇镇让他做出正确的选择而已。我们大家都已经太累了。”是啊,累了,太累了。申赫元,我很累,所以想找个肩膀依靠,你知道吗?如果,宇镇选择了我,我毫无顾虑地去接受他,可以吗?“咳……咳……”那天下午,坐在图书馆的角落找报告资料的我,才恍然意识到从早晨开始头为什么会那么痛,这样在不停地咳嗽着,肯定是感冒了。合上读了不到30分钟的厚厚的书,正伸着懒腰、揉着眼睛。突然,发觉有人向我走了过来。每个人都曾有过某人站在自己的后背或者旁边的时候,那种麻酥酥的感觉吧。感觉到奇怪的气氛,我慢慢抬起头望了过去。“好久不见啊,姜海吟!”果然不出我所料,贤世彬正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我,接着说:“听说你约宇镇明天下午六点见面,是吗?”“……”“那真是巧啊,我跟宇镇也约好了那个时候见面。宇镇是不会去见你的,你就做好心理准备吧!”“你凭什么认为他不来见我呀!”我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一旦有人冲我大声说话,我就无法忍受。“什么?那你现在以为宇镇明天会去见你吗?”“……”“呵,你可真是可笑啊,像500元铜钱一样,转什么?”“铜,铜钱?”“对呀,铜钱,怎么样?明天等着瞧好了,我倒想看看你的惨相!”把最后一句话说完后,贤世彬大摇大摆地走了。星期五下午六点,大元宾馆的西餐厅。星期五下午六点,罗忘什。时间、地点就这样定了下来。100日契约的最后一天——只剩下章宇镇的选择了。

所有的一切,就这样一五一十地被暴露了。让我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变成了事实。最终,真相就这样被抖了出来。“你们刚才说什么?你们俩……是在练习话剧吗?”宇镇的脸色如同擦了面粉一样变得苍白。愤怒的眼神,失去微笑的脸……刹那间,我感到自己像被关进黑暗的仓库里一样。关进没有任何出口、无法挣扎的现实的仓库中……“为什么不说话?剧本放哪里了,啊?内容很精彩嘛!”看着宇镇从牙缝儿里挤出这些话,宇镇的表情似乎一口气就能把人杀了一样让人觉得可怕。拖着沉重的脚步宇镇愤怒地走向赫元,接着,狠狠盯着赫元开口说道:“怎么?变傻了吗?说话呀,申赫元!”赫元默默地只是盯着地上看。宇镇注视了一会儿沉默的赫元,哧地笑了一下,接着凶狠的拳头便打向赫元的脸。“啊!宇,宇镇……赫,赫元……”我叫着两人的名字不知该如何是好。宇镇冲摇摇晃晃起身的赫元又挥了一拳。“宇镇!不要再打了!……我求你不要再打了!”我的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突然,我感到眩晕,用手使劲抓住桌子的一角。“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宇镇!拜托了,就到此为止吧!”在我的悲鸣下,宇镇把脸上沾满血的赫元推到地上。赫元面无表情,在他的眼眶里找不到任何的惊吓与疼痛。“都是我的错,宇镇……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真的……呜呜呜呜……”宇镇那冰凉的眼神指向我泪流满面的脸上。“契约?拆散我和贤世彬?啊……好啊,你把我和贤世彬拆散了,申赫元就可以抢走贤世彬了,是吧?呵,没想到你这么聪明!”“呜呜——”“你们真是太了不起了啊!是啊,姜海吟,现在你和申赫元该如愿以偿了?但是,你们怎么就没能把秘密守到最后呢!现在全暴露出来了,怎么办啊?啊?”身上像被抽干了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最终,我还是扑腾坐在了地上,哭着连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呜呜……真的对不起,宇镇……”“把我当成傻瓜这样耍来耍去,觉得很有意思,是吗?”“……”“看着我为你掏心掏肺,你一定觉得很可笑吧……”“……”“说话呀,姜海吟!这样做就那么让你觉得开心吗?”伴着震耳的叫喊声,传来了宇镇愤怒地用拳头敲击墙壁的声音。“对不起……对不起,宇镇……”“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了!”“……”“为什么不做辩解???啊,姜海吟!”宇镇的声音越来越大,跟着我的哭声也越来越大了。“说点假话也好,姜海吟!我会像傻瓜一样相信的,告诉我这些都不是真的,好不好?”宇镇又一次敲击着墙壁大叫大喊着。我的心一缕缕被撕碎了……“快告诉我,是我听错了,是我误会了,快说呀!”我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因为眼前的这些都是事实,不能再添加任何的谎言了,所以我不能做出任何回答。我抬起头,还没来得及擦掉流到嘴唇上的眼泪,便用颤抖的声音开了口:“宇镇……”“不要叫我的名字!”“……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我……”“别再说了,我不想听,你的声音……让我觉得可恨!”宇镇的声音是那样的冰冷,冰冷得似乎马上就会冻结了。“真肮脏,你们俩!简直不是人!”随着咣的甩门声,宇镇走出了社团屋。接着,达静姐和尹前辈抱着一堆饮料走了进来。“哟,宇镇他怎么了?……喂,申赫元!你的脸这是怎么了?姜海吟,你又是怎么了?”心痛与歉疚的我只想一头撞死,不顾达静姐和尹前辈就在眼前,流着泪冲赫元大声喊道:“申赫元!现在怎么办?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我几乎把嗓子都喊哑了,沉重地踢开门,走出了社团屋。姜海吟,你最终还是做了一件大错事,对一个人……对那样一个全身心爱着我的男人,留下永远都不能忘记的伤痛。不错,我也应该受惩罚,我也应该受到惩罚才是……曾经那温柔无比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似乎要增添我的罪恶感。[你善良……所以,你比任何一个人都美丽……][怎么回事?还好吗?][姜海吟……我好像喜欢上你了。][如果想听到你的声音,就会打电话给你……如果夜里你叫我,我也会马上跑过来的。][……但是我,现在不想去在乎这些了。与申赫元的斗争,也不想去管谁输谁赢了。我只知道,我不能没有你……现在,如果没了你,我是会完蛋的……][在我的过去、现在、将来……我都希望有你在身边。]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在一个男人身上感受到这样真挚的爱。但是,我却背叛了这份感情。我也应该同样痛苦……应该受同样的惩罚……直到太阳下山还在街上徘徊着的我,最终还是走到了宇成公寓。有种身心离散的感觉,心依旧停留在社团屋里,可身体却向着回家的路。恍恍惚惚得似乎要在下一刻倒下去一样,我试图打起精神,朝家的方向迈开了脚步。不能倒下去,你现在连倒下去的资格也没有。你要活着,你给予宇镇的痛苦,同样也要付诸在你的身上……眼泪又一次不受控制地哗哗——掉了下来。一步一步……我努力支撑着,使自己不要倒下去。“……姜海吟。”突如其来的声音,止住了我沉重的步伐。喝得几乎不省人事的宇镇晃晃悠悠地向我走了过来。我无声地紧咬着嘴唇。宇镇凝视了我一会儿,便噗哧一笑,用两手抓住了我的肩膀。接着,我的背被猛烈地推向墙壁,宇镇的嘴唇慢慢地靠了过来。心跳加速,一时间呼吸变得困难了。过了一会儿,他挪开了嘴,小声地跟我说:“要搞定一个男人……怎么也要做到这些啊,不是吗?”这个人不是章宇镇,不是以前的章宇镇。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